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WEDC > 大会直播 >

巅峰对话:什么是微信好应用?


2015年12月11日,由微信开发者联盟WDC、世界O2O组织WOO、全球移动游戏联盟GMGC、光合资本等单位主办,"很快"联合主办,中国互联网协会(ISC)O2O工作组支持的微信生态开发者大会(Weixin Ecosystem Developer Conference,简称WEDC)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隆重开幕。
这是一场最前沿、最犀利的微信生态盛宴,也是迄今为止中国举办的最大一场关于微信生态的行业盛会。其中以“什么是微信好应用?"为主题的巅峰对话,更是成为了本次大会的亮点。
对话阵容:
主持人:
GMGC|WOO 内容总监:赵经纬
嘉宾:
宝驾租车联合创始人&CEO:王梓冰、
车托帮 CEO:吕春维、
好大夫在线副总裁:李浩、
海海科技CEO海底捞CIO:施琦、
去哪儿网 无线高级产品总监:罗涛、
创泰.中国好停车董事长兼总裁:梁坚

\

赵经纬:大家好。我是来自全球移动游戏联盟GMGC、世界O2O组织(WOO)的赵经纬,首先请各位做一下自我介绍以及公司主营业务和商业模式。
梁坚:我叫梁坚,是创泰科技董事长兼CEO,我们的产品是中国好停车,我们集中在智慧停车领域,解决大家停车难的问题,我们是中国智慧停车第一品牌,包括杭州、深圳、北京正式推开,我们用传感技术来解决大家实际出行困难,谢谢大家!
李浩:我是好大夫在线的李浩,我们公司成立9年,线上有十万在线大夫提供服务,包括求人咨询、电话咨询还有会员的专家预约,这是我们的主要模式。

\

吕春维:我是车托帮的帮主吕春维,中国最大移动车主社区,我们做了微信路况,通过微信社交媒体给大家提供路况,所以出门不堵车可以用车托帮,堵车不堵心也用车托帮。我刚从广州回来,微信大会,大场都坐满了,但是北京这边对微信不够重视。一会开放我的微信路况的扫码,1500万微信第一大号,可以来扫我。

\

王梓冰:不管停车还是路况还是我现在所从事的行业,大家都是在共享体系里面,我是宝驾租车的王梓冰。大家提供私家车共享平台,不管你是有车的人还是没车的人,在我的平台上总能符合你对车型一系列的需求,今年我们开始做了一些变化。今年8月份,试乘试驾平台上线了,如果有车主加盟到试乘试驾行列或者想购车深度体验都可以来找宝驾租车。

\

施琦:我是海海科技的施琦,海海科技是今年新成立的公司。我们帮助所有商业做会员运营,用的方法就是场景的游戏和场景社交的办法,帮助所有的商业活跃会员,无论是餐饮还是购物中心,KTV还是咖啡馆,都可以跟我们一块合作。对于用户来说,会在越来越多的商业环境当中看见海海科技的游戏场景。

\

罗涛:大家好,我是罗涛,来自去哪儿网,国内领先的在线旅游网站。我在珠海负责无线产品,在微信这一端应用上我们进行了大量的尝试和新的一些方法,今天很高兴来到这里跟大家做分享,谢谢大家!

\

赵经纬:刚才大家做了自我介绍,微信功能越来越强大,跟微信相关的生态正在具备一定的雏形,微信空间包括说成长的潜力还是非常巨大的,但是有一个问题非常重要,跟微信相关也好或者微信本身所孵化出来的应用,品质是非常关键,所以我想请问一下在座的各位,在您心中一个微信好应用,应该具备怎样的素质?一些特点或者说您觉得一个微信好应用它的未来的模型是什么样的?
李浩:好大夫在线属于医疗行业,是相对比较传统的行业,我们做微信时间的比较短,从今年年初刚开始。我们自己的感悟,一个好的微信应用,首先必须有独特性。每个用户他打开微信有很多订阅号、服务号,有很多痛点,所以为了用户去阅读,你得说清楚你的独特性,你给用户独特价值是什么。
再有微信这个生态平台,你如何把它利用好,微信提供的接口,包括二维码的入口、账户系统是不是能利用好。
第三,尊重用户。微信开放接口有很多,我们不能滥用,你在开发每一个功能或者你推送给每一个用户每一条信息你要思考是不是要给用户来推送,如果没有必要就不要打扰用户。
梁坚:把微信用在中国好停车的支付,我们把应用做得简单,大家打开发现实时信息,同时快速支付你的停车费用。

\

吕春维:微信应用你肯定得做,不可避免看到APP成本太高了,获取用户拉新还是做其它也好,各种方法刷榜或者买流量做起来还是蛮难。微信事实上成为中国第一大社交平台而且事实上是非常重的入口,我们跟谷歌董事长吃饭时聊,你们为什么有APP还去做APP的入口,没办法,已经在抢各种各样的入口。而且现在微信公众号已经一千万了,现在整体公众号的阅读量,公众号的活跃度,你要想做得越来越好,太难了,确实做一点有特色有好的应用。
宋炜找我们过来,我三年没出来。12月7号我们是国内最早的做了微信路况的,相当于微信上最早应用的一家公司,所以我们现在才有1500万的用户,每天有700万的DAU,我们现在一篇文章有1400万阅读量。微信开放很多的接口,三年前没有太多的接口,现在接口越来越多,刚才那位老板讲的微信支付,还有卡券还有加上现在社区的功能,微社区的功能,我们一定得做点不同给用户带来方便。微信路况的想法,能通过微信这样一个入口,最方便,能够把原来北京实时常看到的交通拥堵路况,获得最实时的交通信息。
微信路况把它放在便捷桌面上,跟APP没什么太大区别,直接点击打开,我倒非常看好微信的应用。
王梓冰:”帮主“对微信用法很有心得,什么时候帮我们做一下到一千万。宝驾租车商业模式稍微重一点,我们一直用门外汉的话表述,再开发能够表现出来也只是应用80%功能型展示,没办法做到全功能的展示。我们做宝驾租车偏向于用户相关的信息。你在看朋友圈的时候,很多时候能够触发你转一个东西,往往两点:第一,图片信息跟你有关系,合照有你,你会去转。二,这个文章确实打动了你的心思,跟你此时此刻的情景相关你才会做传播。我觉得基于这两点,最应该感谢微信是美图秀秀,有了它之后,中国女士都纷纷发照片到朋友圈。
宝驾租车能够给用户带来好处的前提下,比如说我是一个车主,我通过微信账号的传播,自愿性传播,第一,能给我带来好处,能给我带来优势,让更多人发现我的车在这个平台上,让更多的人发现我的车在哪个登陆地点,我发出去,其它加盟的宝驾租车的车主,一样能得到一定的返利和好处,基于利益相关的传播,对宝驾租车这个公众账号在微信这个流量入口运营其实是有好处的。
对于租客这一端,在我们平台上能够提供他想租车的线索,而这个线索实时联动到后台,从而反馈到后台,推给他新的消息,预订单有没有生成,但不是完整的商业的链条,在微信这个端口是很难实现。基于这个,我们的微信开发不是重中之重,仅仅是获取流量的入口,并不是工具,展示全方面的功能,这也是我们一直想去突破而没有达到预期效果的一点。
施琦:什么样的应用是微信好应用?海海科技认为“黄赌毒”,黄,是用户需求,做得美好,不管你是做吸引眼球还是真的解决他的问题,就是很黄,眼球集中在那。“赌”,互动性很强,不是单向传播,今日头条是单向传播,但是也可以评论,高度互动。“毒”,用户有瘾,使用频率很高,满足这三个特征,一千万的量就来了。对于海海科技,刚刚起步还没有达到这么高的水平,但是往这方面在努力。我们现在的实体商业,不管是餐饮也好还是购物中心也好,他们有大量的会员,我们去逛商场、吃饭都办很多会员,你手里边的会员卡有什么用处,都沉淀在那里,我们想用游戏和社交的方式把用户能够盘活,把“黄赌毒”活跃起来。    
罗涛:刚刚几位总结的非常到位,从我的角度来看,我觉得分两方面讲。
一方面,什么是好的应用,从用户角度来讲,用户他认为什么是好的应用。从这个角度来讲,非常贴切的说法“黄赌独”对用户吸引。
另一方面,着眼于企业自身的一个业务需求去看这个事情。现在把微信这边当成主要的流量口对企业来说是一个好需求,满足这种需求是一个好应用。流量入口,结合我们业务来看,微信平台对我们来说价值可能还不仅仅是流量,关键问题在于微信把基础设施全部搭好了,我们可以集中精力关注业务,快速实施业务。我们在微信公众账号应用,除了对用户公众账号, 我们现在每推一次消息出去,阅读量都是几十万甚至接近百万的量级,这是对用户端。
这是我们当成工具去使用,我们希望借助微信基础的平台开放出来,从业务角度看,简便,我们建立了商户和去哪儿网连接的渠道,他们可以非常方便利用微信这个平台来跟我们做业务上的交互,比如说,近期刚刚才起来的一个新业务,功能是非常完善的,我们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基本上完成了商户跟我们渠道上的关系,这是我对一个好应用的理解。
对用户来说有价值,对企业来说是不是充分发挥微信平台基础设施价值。谢谢大家!
赵经纬:谢谢,刚才大家从总体上从宏观上大概描述了自己心中的微信好应用的蓝图和定位。刚才宝驾租车王总也提到,很具体的场景,再好的应用也离不开回归到用户,回归到用户在使用体验上。下一个问题,大家可以谈一谈,大家可以结合自己的产品和业务,在您心中一个好的微信的一种使用场景应该是怎么样的?这个场景下怎么样能够让用户加上自己的商业模式更好达成商业目标,同时又能够很好的去提升这个用户体验,还有新会员留下来。
罗涛:主持人刚才问题,如何提高用户的黏性?在这一块,我在刚刚的回答中就基本上是这个意思,我认为对用户来说有吸引力,这是黏性主要的一个点。如果说对于一个好应用,对用户有黏性,我认为就是必须要准确的给用户传达你所提供的服务是什么,让用户对你所提供的服务有一定的认知,并且在这个过程中持续不断去完善你服务,我觉得在这一点上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点,对于提高用户黏性。
当然黏性有一些是强需求,有一些是弱需求,对于强需求工具型的是另外一些方法。这是我所理解,谢谢大家。
施琦:微信的这种应用,我们觉得是可以给大家打开了一扇门,终于有一次咱们是可以不用说某一个创业公司或者某一个细分应用去独立推一个入口级的APP达到这种量级达到很强的影响力,降低了这个门槛,我们其实只需要利用微信然后做出一些具备”黄赌毒“的应用把很多商家连接进来。我们海海科技干的事情,我们做APP要强推,我们得花很大的钱和时间精力去做,但是现在我们做海海游戏和社交,我们用微信轻松连接到每一个餐饮商家公众账号开出游戏频道,后面接入海海游戏。
对于商业轻易获得比较好的插入进来的应用,帮助它盘活会员。
对于终端用户,也可以很轻易获得一个相同的体验,而不用装很多APP,比如说像海海科技提供的游戏,对一个用户,他可以在海底捞吃饭排队,排队的时候就可以玩游戏比赛,玩20分钟获奖,这个商家提供的代金券,进去吃饭就能使用,体验很好,我等的时候跟别人玩游戏PK,赢了得代金券,回到其它商家提供的游戏奖励关联里面。吃完饭唱歌还是商场逛逛,唱歌还是商场都能玩海海游戏,用户在商业实体穿梭,微信很简单的应用,就一个个联系起来了。给重要的商家和用户建立一种关联是什么?在这之前每一个顾客到餐馆或者是购物中心去吃饭,其实他们两次去到店之间商家和用户是没有办法联系。我今天逛爱琴海或者海底捞吃饭,再去吃饭可能是一个月之后,一个月之后商家对顾客没有任何办法进行联系,之前可以做会员制,做完会员制拿到手机号,既不敢发短信不打电话,这时候有了微信以后,所有顾客微信上都会看,如果有一个游戏和社交方式在商家公众账号勾引大家,来我这儿逛还能玩玩游戏,获得积分,这样就勾搭起来,加强了商家和用户的联系,降低门槛。
王梓冰:前段时间说订阅号之死,早晨起来的习惯打开微信,90%的人第一习惯点开微信,下一个入口是朋友圈,又有多少人点开微信直奔每一个订阅号或者公众账号去的?有吗?我觉得好像没有,很少,几乎很少。APP里面手机里面有几大应用场景,对我来讲是经常用的,我要去吃饭的时候大众点评一下,我要发朋友圈美图一下,我要看新闻今日头条一下,这几个已经成为惯性,还原到微信订阅号和公众号里面,似乎没有一个订阅号和公众号是我要干什么把这些打开。这些订阅号和公众号存在的意义在哪儿?我让它关注我,很简单,扫一下就好,加一下就好,可是他再打开它,看它的内容这个成本是非常高的,所以你看我订阅号一大堆,几乎每天是小红点,久而久之不去消它,跟我没有联系,朋友把订阅号的内容分享到朋友圈,这个成本又有多高。基于信息爆炸的年代没有过滤,你在微信上做推广,其实成本是非常非常非常高的,还有流量费。我在想一个好的应用让人愿意往外分享,跟他的利益相关,跟他切身生活相关。当他分享出去之后,他传递给其他顾客和朋友之间的线索是非常直接的,就像iphone6s的广告,我喜欢一个歌,分享就进到收藏夹。比如今天要租车,我扫了一圈看上一辆车,我一点这辆车这个信息跟我回馈,我经常看到一些微信订阅号和公众号的推广,看到很有价值的东西,想用的时候,第一时间是让我扫二维码下载APP,或者第一时间登录分享信息,过一会儿我可能就忘了。大家做微信级别开发的时候,是不是能够更加人性化一点,有的时候我们在做的时候也很想当然,包括我们自己做内容也想当然,我认为这是你需要的,但是你真的需要吗?当我把消息传递给你的时候,你点开能得到什么,我不知道,当然车托邦除外。
吕春维:这里面遇到很大的困难,从微信的角度出发,其实这个场景大家出发就直奔朋友圈,所以说朋友圈广告一定是未来微信特别好的东西,这个在海外也有验证,脸书的广告做得非常好。
另一点,从订阅号再折叠起来这一点上,甚至包括服务,订阅号是被折叠,服务号发东西受限制,这里面确实是做了很多的限制,但这个限制跟微信想法相关,特别希望维护住这样好的平台,这一点是张小龙特别聪明,特别坚持产品原则,让用户真正喜欢,而不是被营销账号所充斥,确实是单纯去做营销账户就很难,或者单纯做内容也挺难。在场景方面,如果利用好,比如说对我们来讲微信公众号是两个场景,一个是场景,上班之前看路况,看堵不堵车。万一堵住了,堵车的时候,挺危险,但是大家堵车的时候第一时间拿出手机打个电话,告诉别人一声或者看朋友圈发个位置,这样跟别人有所交流,这两个场景能用上就不错了,其它时间奢求用很多也不可能了。在场景方面确实要想一些办法。
另外还有一点,刚才你说挺好,大家现在都希望导到APP上面去,从微信到APP这个距离也确实有点长了,所以好多人在想,做H5的东西,怎么样导出来。但是H5打开速度有问题。做社交相关的一些小调查,这些小东西倒蛮不错,确实得琢磨很多事,我们天天想,而且现在不能不想,做互联网就是这样,半年一个时代就过去了,半年就改变很多,超级摩尔效应,你每天都得琢磨。你现在看一下数字,一会下一个公众号,3月份开始公众号有所下降,正好半年的时间,这个时间点是非常关键的。
李浩:刚才大家都说了场景,我们是医疗,医疗场景很特殊,不可能每个人每天生病。好大夫的应用场景,医生有需求,他在门诊看完一个患者,他感兴趣,他需要长期的关注,长期提供帮助,在这个契机下,好大夫服务号参与进来,在门诊场景建立一种联系。当然这个方式,相对医疗应用来说,我们自己的APP相对低频,通过与微信建立联系会更加高频沟通,医生和患者之间。
线下通过微信方式,医生和患者之间的信任度会更高,他见过大夫,知道微信背后是什么大夫,所以在微信背后,好大夫在线推出跟医生相关产品,整个我们看数据下来,微信端的交易量交易率是很多的,比APP好很多。这是微信带给我们最大的一个变化。
梁坚:微信应用对中国好停车特别有效,我们应用是刚性的需求,高频的。每天你都会碰到,刚才几位说的非常好,有些东西也是启发了我新的想法。微信打造APP生态链,我们人生活在信息当中,当你去医院预约一个挂号,能不能马上出来一个,我明天预约停车就完了。我预定完电影票,下午四点钟能不能蹦出来一个停车位,下午3点半出发去那边把车停下来,提供整个衣食住行特别方便,这是中国好停车特别打造的车生活的生态链。你日常也有用到,比如买保险、洗车,我停车等的时候玩玩游戏,我们不要费脑筋想,他把我们的生态链连接一半,比如说全国电影院的人,中国好停车手机APP做得那么好,电影院预约,出行环节,假如一环扣一环,省了很多的精力,很多等待时间,生态链得做得好,怎么样做得更好,串联。
赵经纬:我们做了好应用的畅想和蓝图,刚才又具体谈了一下场景,接下来咱们再谈一个更细节的问题,因为前两年在短信,五到十年以前,短信还比较火热的时候,那个时候大家在谈一个话题叫杀手级应用。好像短信结束之后,信息通信行业或者互联网行业,长久以来所谓的杀手级应用说法被很多人遗忘,大家可以畅想,什么叫杀手级应用,微信是不是渐渐具备了一个杀手级应用所谓的雏形,但是刚才大家也都谈到,微信在产生企业的升级互联网化也好,还是说微信本身作为互联网生态当中的一个关键点或者一个棋子,它本身还处在一个非常不完善的状态,也还有很多挑战。正是因为大家又看到它的一个前景,也看到了它有很多不足。
赵经纬:我们接下来谈一谈,您觉得现在在微信的未来发展趋势这条路上,还有哪些关键点是需要解决的?因为今天咱们是一个生态的开发者大会,还有大家对生态,所谓生态就像一个池塘一样,五花八门,五彩缤纷,但是这个生态处在标准和规范建立的过程,大家可以畅谈一下。从生态、挑战、未来方面。这一次从中间开始,车托帮的帮主。
吕春维:这个话题太大了,需要微信出来站台,他们自己来定他们想怎么做,这里面毕竟微信是大平台,它的下一步发展,是推微信支付还是推卡券还是推朋友圈还是希望大家怎么用,这里面确实得他们来定义,我们在上面做一些开发,确实没想太好,一下子我还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我刚才讲如果,按照未来真正比较火的地方肯定是在朋友圈做广告,然后场景方面,应用会受到局限性的限制,也好,刚好是一个蓝海,因为它蓝,大家真正愿意用它脱颖而出。做内容做媒体太难了,三年前一个小的自媒体账号就可以很火,现在一千万的公众账号,这么多好内容,现在越来越多正规军上来,确实要在里面找突破口,我确实没想哪儿是突破口,但是愿意回答大家的问题。
王梓冰:基于微信应用,我觉得宝驾租车比较幸运的是去年年底的时候,在跟微信这边,小龙哥这边有过正面沟通。很奇怪的是我发券,他不让我发,他不让我送,春晚的时候,你可能摇到我们的卡券,为什么不让我上?说法务不让。腾讯投资的公司在微信生态圈里得到很多的流量入口,大家在B轮C轮,都想拿它的钱,这是很正常的思维方式,你的利益跟它相冲突它就把你封杀掉。一个世界杯公众账号的粉丝到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流量级,瞬间它的号被腾讯封掉了,这对企业来讲也是挺致命的伤,你是一个开放的平台,你开发应用,我也很害怕,我好不容易花了很多钱把粉丝量做大,说封你,什么也不说,这是对创业者来讲最恐慌的一点,基于微信的开发应用,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会把我停掉,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会把我拒之门外。
还有小的技术层面的问题,你在用INS,你的信息流是匹配的,你用微信在手机的信息是不匹配的,很多时候你是需要信息迁移,信息迁移功能是所有信息迁移备份,并不是所有信息的进行备份迁移,这个功能也没了,每一次备份的时间是24个小时。我就觉得挺奇怪,这个很本能的需求也没得到改变。
基于平台应用对于我们这些创业团队来讲,唯一担心的就是被它拒之门外,不知道何时何地说再见,这个很可怕。
李浩:这也是我们担心的问题,真是有一天把你封号说再见。第二个,针对一些行业,比如医疗行业有些特殊包括接入的场景、支撑,这是行业企业想得到的,简单说这两点。
施琦:微信共同的问题,微信又爱又恨,所有人手机里装了很多APP,每个人时常看的就是微信,其它APP只有在特定时候去看,大众点评只是吃饭的时候去看,微信,上厕所都会刷一下,它占用人的时间太多,这个实在太厉害,门槛也特别低。我们做过调查,大概是5比1,推一个APP,同样的功能,在企业号上,微信推出5个用户,有大量的微信怕被绑架。要做自己的APP,大量的公司既有APP也有微信公众号。
对微信期望,刚才王总说的,他哪天出来一个政策以后我们要怎么就怎么样,政策很苛刻。我们吃的定心丸目前还没有。微信想把这个事做实一点,我们说微信生态,微信有很多的应用,各自独立,单打独斗,虽然他们都是在微信体系内,都用微信企业号开发的,但是每一个应用之间没什么关系,各是各的,如果说微信哪天要弄成第三方开发平台,互相之间的接口都还是提供好的,意味着大家所有在微信上开发的应用,在业务层面关联上,这个力量就更厉害,但目前还没有。未来,我把这个做成,就厉害。
还有一个信息,我们更年轻的顾客,2010年后,现在很多调查数据显示,更年轻的顾客对微信也不是那么感冒,很多人反倒用QQ的比例非常高,这个事还是有得一说的。
吕春维:你这个有调查依据。
王梓冰:QQ是我们在那个年龄用的东西,我们在大学时候看了大学生跟不同的人对话用不同的社交软件,跟父母用微信,跟其他小伙伴不是用微信,这个东西还原到我们读书那个年代,虽然那会没有微信。但为什么会用QQ,你想它QQ存在和它迭代过程当中,吸引这一群眼球,就像服装,什么样的孩子穿什么衣服,我觉得是正常的。
施琦:微信,企业号、公众号,三年前用微信谈私事,现在大部分时间谈公事,这个阵地就逐渐有点异化,更年轻的小朋友,这个跟老板谈,其它的另找途径。
吕春维:脸书也没想到INS火起来,起来以后对它冲击很大,你说5比1这个怎么来的?
施琦:5比1,我们做过实验,在微信号做一个功能,在APP上做一个功能,一模一样,那一组人,推一百个APP,打开频率也一样,活跃度是5比1,加了量也是5比1。
王梓冰:你没有特定需求他不会打开你。
施琦:坐在马桶上他都会刷两条微信,只要看见就会点,APP是有特定需求才会打开。装APP的人有一个愿意装,有五个人愿意关注,当时装的流量,对网络也没什么依赖,取消关注很容易,他心理负担很低。
吕春维:拉新是5比1,留存。
施琦:长期留存率没统计,长期留存率APP黏度更高,当天关注当天使用还是微信比较好。
梁坚:我觉得刚才讨论得很好,我觉得任何一个垄断的东西都不会走得太远,你们也不需要担心微信五年十年就能独霸。
赵经纬:任何一个产品是有生命周期的。
梁坚:海外微信用得很多吗?美国用得很多吗?没有。
吕春维:澳大利亚2400万人,200万用户。
梁坚:五年之前,Facebook在欧美是多大的占有量,任何一个东西,发展都是波形。我们在座的人就已经既有欣赏又有抵抗的心理。为什么?任何东西都在微信上,整天打过去乱七八糟,我会用吗?过段时间不用了。作为企业家、创业者来说,我发的东西被你一家垄断,微信带来很多的好处,但是不是任何东西都摆在微信上面,我们生态链可以自己形成。比如说我们中国好停车,车是我的生态链,我可以在微信上面,我可以自己绑在一块形成生态链,这样促进发展。相不相信过个五年十年微信是什么东西就不知道了。
赵经纬:谢谢。最后大家快速用一句话来做一下今天的总结,关于我们微信的过去、现在、未来,做一个畅想。
梁坚:我觉得对一个产品发展都用自然心态,从用户出发既要保持一个产品的独立又有合作、开发。
李浩:还是希望微信这个平台更加开放,更加包容,能与我们行业的企业一起创造更多,连接更多的场景。
吕春维:感谢论坛各位让我引起深思和警觉,但是很简单,下一个最火的应用到来之前,我们现在还只能爱多一点,只能去借着这个潮流,就跟我们国家一样,没办法。
王梓冰:我觉得我们做企业跟微信之间关系可以还原成两个恋爱之间的恋爱路程,你就是爱,爱是有理由的,当然,当他跟你说分手是没有理由的,此时此刻你热恋就好了,在这个路上先走着,成本虽然高点,但是你也没有别的办法。
施琦:我们APP还没打算做,就是在走微信,所以微信能多往前一段时间,能把我们多送一程。
罗涛:我们面临很好的时代,就微信这个事情,我觉得微信过去没有更好的方式,能提供服务、方式形式的平台,所以我认为,你把微信当平台也好,当渠道也好,还是你就仅仅当拉新的渠道,企业自身内功练好,做好用户服务,这是核心点。
赵经纬:谢谢各位的精彩分享。我们本场对话到此为止,谢谢在座所有观众的聆听,谢谢!